您現在的位置:海峽網>新聞中心>福建頻道>福建新聞
分享

東南網7月2日訊(福建日報記者 莊嚴 通訊員 李加進 邱慧敏)

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的不完全統計,2015年以來與幼兒早期教育、幼兒托管相關的投資事件接近40起,涉及金額超過7億元。兒童托管連鎖平臺袋鼠麻麻自2015年以來已經先后經過了天使輪、Pre-A輪和A輪融資。2018年6月9日,袋鼠麻麻的A輪融資獲得了來自于光速中國、雙湖資本和張濤的數千萬元人民幣投資。

當越來越多的年輕父母忙于工作,包含課后作業輔導、午休、用餐等專業服務在內的托管,便成為他們的“解憂雜貨鋪”。作為全國最早出現專業化課后服務業態的省份,在服務市場新業態、新模式層出不窮的當下,我省的托管服務市場現狀如何?記者就此展開了調查。

托管已成剛需

福建省學生托管專業委員會副主任楊燕說,我省是全國最早出現專業化課后服務業態的省份,市場體量規模較大。校外托管機構的存在客觀上能夠較好地滿足學生家長對孩子的教育管理、生活服務等需求。根據2018年數據,全省小學在校生共304萬人,其中40%以上學生有不同程度課后服務需求,莆田仙游、泉州南安、三明沙縣等外出經商群體聚集的區縣,課后服務需求比例更是高達60%以上。

“還好有托管,不然一天接送四趟實在受不了。而且,午托每月只要400多元,孩子下午上課也更有精神。”福州市茶園山中心小學學生家長陳麗娟說。

尤溪縣梅仙鎮69歲的黃老伯,孫女正在上小學一年級。兒子兒媳在外打工,老兩口文化水平不高,沒法輔導孫女做作業,加上年紀大了精力不濟,便將孫女放在托管中心。中午在托管中心就餐、做作業;傍晚放學后,在托管中心做1小時作業再回家。每月托管費用600元。

但也有家長對托管班環境十分不滿。寧德市蕉城區學生家長黃章元說,幾年來,他的孩子先后調換了四五家托管中心。他郁悶地說:“有的托管班很亂、很不規范,十幾個孩子被安排在房間里自由玩耍,根本談不上輔導。但我也實在抽不出時間接送孩子。”

在蕉城區南漈附近的一家教育輔導中心,優越的地理位置使其生源眾多。然而,不到200平方米的托管中心被分割成10多個小隔間,一旦出現緊急情況,孩子們的人身安全如何保障?

托管機構無人監管

目前,我省有近萬個學生托管機構,都處于無人監管狀態。

寧德市蕉城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相關人士表示,校外托管中心屬于收費性質,應該到工商部門辦理《經營許可證》,還要到食藥監等部門進行前置審批。同時,校外托管機構兼具教育與社會服務功能,涉及教育、工商、藥監、物價、消防、公安、民政、建設等多領域的管理,因其性質較為特殊,目前市場監督管理局并未專門對其進行監管。

蕉城區教育局相關人士明確表示:“校外托管中心不歸我們管,暫沒有法規文件賦予教育局審批開辦托管中心的職能。到目前為止,教育部門也沒有審批過這類機構。”

一名在福州市茶園山中心小學附近開辦托管班的負責人說:“對于我們這樣的個體經營者,辦證實在是太難了。工商注冊沒有專門針對托管的項目,同時,資金、場地、消防等要素也難以達到民辦培訓機構的要求。如,僅根據規定不能在居民樓內辦托管班這一點,我們就無法通過審批。學校周邊房源緊缺,店面房租高,出于成本考慮,我們只能把托管班辦進居民樓。”

托管專委會的期盼

由于利潤率高,諸多培訓、教育機構紛紛搶灘托管市場,而監管沒有跟上,又造成無序競爭。有鑒于此,2015年1月,福建省家庭服務業協會成立了福建省家庭服務業協會學生托管專業委員會,制定《自律公約》,引導規范辦托。

該委員會由福州樹人家政服務有限公司(樹人托管)聯合福州市郎寧教育、朝陽托管、愛心托管、紅帽子托管教育等10家企業共同發起。下一步,專委會將進一步推進行業的自律、自檢、自查,逐步建立起統一規范的《托管機構行業標準》。

楊燕說,學生托管市場以每年5%~10%的需求量遞增。現有的學生托管分為社區內托管、社區外托管。社區內托管是指在小區內利用住宅進行營業的托管。此類托管數量巨大,質量參差不齊,如果用禁止的方式一刀切,就會造成很多孩子沒有地方托管。社區外托管是指在店面、寫字樓的物業進行營業的學生托管。因為成本高、距離學校較遠,且不允許有廚房,此類托管總量極少。社區外托管,雖然符合相關要求,但往往存在管理不規范、沒有教學、沒有正規師資等問題。

楊燕建議,要引導、規范與監管現有的托管,必須解決行業標準缺失和主管部門缺位的問題。首先要加快推進學生托管的標準化建設,以政府的力量引導現有的托管,逐步在教學和管理上進行規范化管理,然后再進行監管,最后形成行業門檻。

福建省學生托管專委會期盼校外托管獲得政府政策扶持。具體如下:一是明確校外課后服務機構主體身份,允許工商登記營業范圍中體現相關內容。二是確定政府主管部門,納入國民經濟發展行業目錄。三是結合行業實際情況,出臺課后服務行業軟硬件管理標準和辦法。四是參考其他行業建立量化綜合信用評級體系。五是鼓勵課后服務機構優惠使用學校、街鎮、社區閑置的公共用房資源。

編后:

托管服務涉及千家萬戶,托管市場形成多年,近年來的托管需求數與質更是快速增長。然而,令人遺憾的是,盡管呼吁之聲不斷,監管制度仍未健全,監管主體尚未明了。此中暗隱著不少矛盾與危機,如學生的食品安全、人身安全、消防安全,以及收費的合理性、從業人員的資格審核等等。我們看到,有的托管機構因設在居民小區,被投訴而關停,由此引發民事糾紛,也給諸多家庭帶來不便;同樣,我們也欣喜看到,個別縣級政府在營造營商軟環境中,由財政出資向學校購買服務解決了當地企業職工子女的托管問題。可見,只要政府力量肯介入,雙職工家庭的心頭憂是可以解除的。

百姓有需求,社會資本肯注入,公益力量也愿意介入,但規范化的管理不能遲遲不到位,千萬不要等出了事,再來亡羊補牢、痛定思痛。

責任編輯:黃仙妹

最新福建新聞 頻道推薦
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
大學生跳下10樓事件始末 大學生跳下10
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
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
一周熱點新聞
下載海湃客戶端
關注海峽網微信
?
快乐十分怎么赚钱